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5)【作者:op859663262】
【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5)【作者:op859663262】
字数:5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深夜时分,出芽回想着这一年的感受,每次打电话回去给老家的同学,他们有的继续名牌学校的求读生涯,有的已经进入大公司白领,她的父亲自从上次声言断绝关系之后也再无往来,母亲虽说也断绝关系,但知道她的情况也不可能大肆宣传,只能偷偷的时不时寄些钱给她,毕竟父母都离婚,各自有自己的家庭,她没有兄弟姐妹,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

  这一年来,她的生活平平无奇,每天在这里出入,邻居们异样的眼光跟那些男人猥琐的眼神,她在这个城市彷徨无助,老顺收入也不多,两人的生活只能紧蹙的过日子,而这些在孩子出生后更加感觉吃力。

  上次母亲给的那笔钱,她没有动过,这是她唯一的稻草,她准备孩子再大些就去找工作,甚至。甚至离开老顺,她跟他,的确没有感情的基础,她跟他,只有她的愧疚跟怨恨,愧疚这段日期老顺的确也没有对她使坏过,怨恨他为什么上次喝酒了就遇到了她。

  哭声一丝丝的弥敦在走廊,这时候出芽听到「笃笃」敲门声,她有点怕,这个时候了,谁来敲门了,「姑娘,是我,开门呢」出芽听得出是对面的那位老大妈的声音。

  原来是老大妈还没睡,并且端着一小锅红枣汤过来「姑娘,真可怜的,月子还没做好,看你半夜还哭哭啼啼的,来,先喝了这碗汤,补补啊……」出芽忍不住,这碗汤对她的意义犹如雪中送炭,她感激的眼神无法报答,她坐了下来,边哭边喝了热腾腾的红枣汤,一丝丝的暖意。

  大妈坐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喝完,顺便打量了下出芽的家,因为老顺的脾气很怪,所以左邻右里虽然住了那么久,但一声招呼从来没有打过,这位妈妈虽然八十岁了,但身体还硬朗,这里的治安不错,晚上的木门都没关,隔着铁闸听到出芽的哭声,忍不住她就将原本给自己喝的红枣汤给端过来了。

  两人瞬间也熟了,出芽对她上次的帮忙十分感激,也知道这位大妈叫安婶,上次还特意她跟儿子钉叔陪她去医院,而且出生的签字还是钉叔给签名的。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出芽一下子打开的自己的话匣子。

  原来如此……安婶也知道了,她不禁的爱惜起这个小姑娘来,但夜深了,告辞回了家。出芽头一次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别人,这一晚她也睡的很舒服。半夜小孩起来喂奶的时候,那碗红枣汤似乎让自己的涨乳也减轻了疼痛。

  但太多的奶水,使得出芽的内衣厚厚的垫子都一层的奶香味。她刚来老顺家的时候,由于住房小,于是将自己的内衣挂在走廊边,但一个星期下来,发现每次收衣服的时候,不是少了件内裤就是少了件内衣,天真的她以为跟别人混淆了,于是也就改挂在厕所窗户边上。

  老顺经常去打麻将,每次输钱看到出芽挂在厕所的内衣裤就觉得晦气,搞得原本生活无趣的两人添加一层阴霾,自从孩子出生后,这洗衣服的需求更大了,出芽的内衣服只能再次挂在外面,但这次多加了心眼,她将内衣服打了个钩子,绑在铁闸门口的小铃铛上,若有人拿会叮叮当当的一阵响。

  而太多的奶水,只能喂饱了小孩之后,她自己挤在杯子内再倒掉。老顺上午回来会带早餐,她做午餐跟晚餐,喜欢吃辣的她制作了自家腊肠挂在通风口,这也让她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找到一些慰藉。

  这几天以来,对面的安婶从此也来频繁了,老顺碰见过几次,心里虽不高兴,但女人始终是需要补身子,他也不懂,这安婶也算帮忙了,有时候他也会买点好东西,故意让出芽给安婶做做。

  自从上次不举后,老顺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方法,那天在家看到出芽蹲着跟安婶说话,出芽白花花的奶子半露在衣领内,看得他欲火焚身,也正好鸡巴有了那么一点反应,但看到两人聊得正欢,无法插手只能干巴巴的吞咽回苦水。出芽也知道这个情况,上网也了解了这个老男人不举的情况,可惜她又能做些什么?
  晚上的时候,安婶会来串门,而他那个受了刺激的傻儿子钉子有时候也会偷偷过来,刚开始出芽怕他伤害到婴儿,但发现钉子看到出芽出奇的安静,甚至腼腆的站着,于是也就任由他了。

  这天晚上,安婶回去了,老人家都习惯早睡,出芽送走了她之后发现放在桌子上的那杯子奶已经见了底,她还以为是自己倒掉了。隔天上午,老顺一早回来了,看到还在熟睡的出芽,被子滑落了一半,一直睡在客厅沙发的他忍不住躺在她的旁边,伸出老茧的手按住了出芽的丰满的胸脯,出芽醒了,看到老顺浑身臭气的在摸着她雪白肌肤的酮体,她有点厌恶的挡了挡。

  没想到惹起老顺的自尊心,他一手大力的捏住出芽的乳头「哼。」的一阵闷哼,出芽痛得眼泪直流,她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死死的拽住,两人只有发出各自的喘气声,空气凝结,为了那只可爱的乳房,两人拉锯着。

  「哇哇哇。」的哭声,小孩貌似知道母亲给欺负哭了,老顺连忙让出来位置给出芽安抚着孩子,一声哀叹,老顺闷声不响生气的回到自己的沙发床上。两人之间很少交流,因为工作的需要,老顺需要被安排去这个城市的新楼盘,也充当是副主管的职务,原本他开心的回来,看到出芽这样的对待,也瞬间没有任何兴趣,当然,不争气的鸡巴还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跟同事有接触的老顺,知道有那么一种药,据说吃了可以鸡巴翘得老高,但价格不菲也不敢尝试购买,这次他被调过去那边的新工作,因为一个礼拜只能回来一次,所以他最后也跟出芽说了,出芽巴不得他少点回来,也一口答应了。老顺也跟安婶说了,面对这个80多岁的大妈跟一个60多岁的傻儿子,他比较放心,
也同时给了一点费用,让安婶照顾下出芽。

  上午安婶来了,穿着粉色丝绸布料长裙的出芽,嫩嫩的嘴唇红扑扑的脸蛋,抱着孩子眼神透露着母性的慈祥,长裙裹住了一点也不粗的腿部,好俊的一个美人胚子……安婶看在眼里,心里暗暗算计着些什么……

  「芽子,老顺最近都不在家,你一个人可要看紧点,这世道坏人多着呢」安婶看着这个女孩关怀着。

  「有呢,你不来,我都关好门。就是……」出芽有点吞吞吐吐「就是门口一些男人故意走来走去偷看我」「所以嘛,我都说了,这楼里都这样,你看走廊最里头那个阿地,就一个人住,疯疯癫癫的,只要是女人都不敢从他门口经过,而且,还经常偷看楼上刘寡妇洗澡,都给抓到两回了,人家门窗都封住了,还整天在门口徘徊,这多吓人……」一番话说的出芽心惊胆战着,心里默想「怪不得我的内衣都不见了,可能就是他偷的」

  看着出芽一脸惊慌「没事的,我不在,你有啥事儿就跟钉子说,他呀,人不坏的,要不是认识了个坏女人,也不至于受刺激」安婶不经意的说着。

  「啊?」出芽第一次跟安婶的话题说到他的儿子。这个在她小孩出生的时候,在亲人一栏签名的人原来有这样的经历,那真的好可怜。

  「是呀,唉,造孽……」安婶看着抱着孩子的出芽,加油添醋的将钉子的过去简略说了,听得出芽的双眼泪汪汪,原来钉子叔的经历这么惨,原来以前是海员,原来全副身家给老婆骗走了,这样对比人家的身世,出芽双眼通红。

  「现在啊,钉子也没什么,就是我老了,陪不了那么久,唉……」这句是安婶的肺腑之言,一下子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出芽一下子到没有想到安婶触动心弦,她赶紧安慰着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没事的,您吉人天相,长命百岁着呢」

  一边抽泣的安婶继续说着「我呀,这辈子就一个愿望了,唉,若这事情不搞定,这辈子也无法瞑目……」

  「啥事呀?」出芽好奇的问。

  「就是给他讨个老婆」安婶双眼有神「就算找不到,也找让他试试做男人的滋味呀,唉,作孽,第一个晚上老婆就跑了……」

  「啊?第一个晚上老婆就走了,那么惨啊?」出芽没有听出安婶的意思。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铃铛声「叮叮叮」的响起。

  出芽突然花容失色起来「呀!不好!」她放下怀中的孩子,急忙打开木门,隔着铁闸,她看到挂着的铃铛晃来晃去的。

  「怎么了,怎么了?」安婶也紧张起来。

  「有人偷我的衣服」出芽吓得就要哭出来,一阵快速的跑步声回荡在走廊。
  「天啊,这可咋办?」安婶「唉,怎么搞得?」看着出芽打开铁闸,一件内衣掉在地板上,绑着一根线头挂在门口,还好没有被偷走。

  「这些人怎么这样,整天偷衣服,你说偷衣服干嘛呢?穷到这份上,穿过的衣服有啥好卖的?」出芽回头苦笑看着安婶。

  安婶是过来人,她听得出出芽内心那份纯真,她也知道出芽实际不太懂人事,她也不想点破衣服是来干嘛的,刚刚说了一番话给这贼人打断话题,真不是滋味。
  安慰了几句安婶走了。午后时分,出芽有午睡的习惯,她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突然有人敲门,她打开一看,原来是钉子。

  基于上午安婶的介绍,出芽对他有很大的了解,所以也没有任何芥蒂,之前还一直嫌他身子不洗澡的味道现在似乎也没有很大的问题。

  「怎么了?钉子叔」出芽清脆可爱的声音。

  「喏。喏。妈妈叫我拿给你」钉子低着头,拿着一个饭盒,原来是安婶今晚没有空做饭,提前做好然后出门,交代钉子拿给出芽。

  出芽接了过来,热腾腾的饭菜是她最爱的蒜肉子。「哇哇哇……」一阵哭声,原来是孩子醒了,她赶紧回头进去卧室看孩子,钉子就站在门口,他清楚的看到出芽弯腰抱住孩子,领子内吊着的一对白色的双乳格外诱人。

  吞了吞口水,他看着出芽粉红色丝质睡衣将出芽的屁股流线型的包裹着,三角内裤的边缘露出来。

  孩子要吃奶了,她抱住了孩子,准备喂奶,她回头看到傻傻在门口的钉子,一下子不知道该叫他走还是怎样「钉子叔,怎么了,你还有事吗?我看孩子……」
  一般人听到这话都懂得回避,但傻钉子双腿犹如给魔力控制一般,竟然跨入房间,出芽顿时有点意外,但细想安婶的话,这是个傻子,啥都不懂的,那就算了,于是她小声说「钉子叔,那你关上门,在厅内坐坐」

  钉子眼钩钩的看着转过身的出芽,手拉上了铁闸,闸口有一块大大的布挡住,一般若不弯腰是看不进来的。

  出芽抱起还在哇哇大哭的孩子,坐在床上,拉起衣服的一边,将自己的乳头送入孩子口中,顿时孩子不哭了,奶水充足,没等她换边,很快孩子吃饱了又睡着了。

  出芽放下孩子,她这才转过头,一转头吓一跳,钉子就傻傻站在房间门口看着她,这站了多久了呀?出芽心里想着,然不成刚才自己转头他就站到现在了?对了,他只不过是个傻子,啥都不懂,估计心智也就小孩吧,没事的,没事的,出芽红着脸想着。

  屋子闷热,钉子浑身散发这一股男人的味道,出芽给熏得有点喘不过气来,「钉子叔,屋内热,去外面坐吧」

  出芽刚喂完孩子,另外一边的奶子因为刺激了,喷了不少乳汁出来,湿透了一片,丝质的衣服一贴,将乳头跟乳房完美无锡的流线型让钉子看了个饱,有穿跟没穿一样,连乳晕都可以看到一清二楚。

  钉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出芽的白花花的乳房,出芽发现了他的眼神,内心啐了一下「这男人都一样,还好这个是个傻子」

  「干嘛,看什么呢?」出芽问,在内心中对她有些恐惧的钉子一下子有点接不过来,他当她是女神一样的对待着,任何人欺负出芽都不是对的,而欺负她最多就是老顺,他那天看到老顺欺负出芽的样子,他受不了发作,没想到出芽一下子就生了。

  原本的大肚子不见了,现在的出芽身形丰满,特别是在家就丝质睡衣跟内裤,一阵内心的燥热,鸡巴硬得好高,就这样突起,出芽也看到了他裤裆内的这么一根东西就仿佛要破门而出。

  最近老顺因为不举,每天都仿佛有没有一样的抚摸挑逗让出芽心痒痒,但矜持的她都很快扑灭欲望的火苗而重心放在孩子身上,她此刻内心一下子

  「我这是怎么了,这不过是个傻子,我怎么了……」面红耳赤的她加快语气「出去,出去,去外头」她对着钉子呼喝着。

  钉子听到她不客气的语气,一下子有点慌神,磕磕碰碰的退了好几步,眼神依依不舍的从她饱满的胸脯上收回,恢复低着头的样子。

  出芽看到他的举措也觉得有点不妥「钉子叔,你,你就坐会儿吧……」钉子不敢坐,他就站着,他看到桌子上有个蓝色的杯子,他指着「奶。喝奶……」
  出芽看了一眼,一下子心神不定起来,这不就是她平时奶胀的时候用来盛奶的杯子吗?怎么?怎么他知道?

  这下出芽才回神过来,难怪上次杯子是空着的,那天他跟安婶进来过。这下她生气了「奶,什么奶?给我孩子喝的,你知道吗?你喝什么?」

  钉子不懂,但他听得出生气的声线,犹如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站着,头也不敢抬。出芽很生气「出去,出去」钉子不敢动,他就站着,出芽走过来推了推他「出去!」

  钉子还是不动,他甚至有点急,他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有个杯子,被子有平时安婶买的牛奶,他喝了,很好喝。看着不动跟孩子一样的钉子垂着头红着眼睛,出芽也没办法。

  她不敢太大声,门口的邻居跟屋子内的孩子都会听到,钉子又不走,面对着傻子,她也是头一回没辙,身上的还是黏糊糊的让人难受,于是她也不管了,拿起那个杯子进去了厕所。

  她捏住自己的奶头,轻柔的挤着,一股奶水喷了出来到杯子内,平时也没什么,但房子厅内站着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还翘着粗粗的鸡巴,而且,而且还喝过她的奶,就一个傻子,就一个傻子,她靠在厕所门上,心里有点小鹿乱撞的芳心急剧跳动着。

  白色的乳汁很快装下大半个被子,乳房也没有那么胀痛了,她按摩了下自己引以为傲的双峰,虽然生了孩子,还有那么多奶,但一点也没用下垂,而且乳头还是漂亮的粉红色,乳晕也没增大,这是因为她年轻,而且没有很多性经验的分泌造成,她对着镜子满意的看着,拿起杯子顺手要倒入马桶内。

  但很快的,她停止了动作,这再怎么说也是奶,刚那个傻钉子竟然喝过,而且这样倒掉实在可惜,既然傻子要,要不,就给他喝吧……出芽内心一阵燥热。
  但这样行吗?我的奶水怎么可能给一个男人喝呢?他说出去怎么办?不对,我不说,他不说,没人知道的!我就放在那边,他自己拿起来喝,那就跟我没关嘛。

  她打开厕所,看到钉子还是傻傻的站在厅内,裤裆内的那根鸡巴也缩了下去,但双手却紧紧贴近大腿,一动也不动,「扑哧」出芽一阵觉得好笑,她换了件衣服,将丝质睡衣扔进水桶内。然后若无其事走了出来,顺手将杯子放在了刚才的那个地方。

  杯子放下了,里面清楚看到半杯白色的奶,热乎乎的体温的乳汁。出芽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在电视机前的沙发坐了下来,她打开电视,但双眼却盯着钉子的动作。

  钉子看着那个杯子,出芽心砰砰砰的跳着……

  钉子终于伸出了手,他抓住了那个杯耳朵,他下意识的砖头看了一下出芽,出芽赶紧回头眼神,打开电视剧,大声的看着电视。她清楚的看到钉子喝下了那杯奶水,那杯属于自己的乳汁,这是她头一回心甘情愿让别的男人喝到自己的乳汁。

  她的眼神充满了罪恶感,她看着他喝完了杯子,钉子喝完了,咧嘴一笑「姐姐,呵呵呵……」这下出芽羞红了双颊「嗯……你……你喝了,不许告诉任何人!连安婶也不能说,说了!就没有下次了!」面对出芽的警告,钉子吞了吞口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送了钉子离开,出芽躺在了沙发上,温热的体温,燥热的内心,反叛的激情,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她不知觉的用手摸着自己的乳头,打圈圈的来回按摩着,口里发出「咿呀。」的声音,很轻柔,在午后懒洋洋的天气中弥漫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