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暗黑破坏神之少年德鲁伊】(01)【作者:小小书童】
【暗黑破坏神之少年德鲁伊】(01)【作者:小小书童】
字数:66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卷安达利尔的灭亡

            (一)诞生崔斯特瑞姆

  遥远的故事开始在这个月圆的夜晚,天高云淡,稀疏的几缕云丝在月光里,慵懒的游动着,宛若仙子的霓裳衣带。

  翻过去这座萝格峰,就到家了。

  安姆心里念叨着,一边不停的用手拨开着杂乱无章的矮灌木丛。

  本来不必出这趟远门,都让山那边的铁匠劳伦给折腾的,一大早气喘吁吁的翻山赶过来说他家的奶牛群跑没了踪影,还来不及找呢,老婆要临盆了。

  安姆顺利的为劳伦的妻子雅美尔接生出一个重达20磅的女婴。安姆还没来得及拍那一下,就听到洪亮的哭声。劳伦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布满硬茧的大手抱过来婴孩,婴孩霎间就不哭了,奇迹般的睁开眼睛看着劳伦,咿呀的呢喃着。铁臂钢背的大汉,凝视着婴孩,沟壑皱纹的刚毅脸庞瞬间化为一汪柔情。

  劳伦轻轻的摇晃着臂弯里的婴儿,抬头对安姆说:没有你,这个孩子和我老婆都有很大的危险,帮这个孩子起个名字吧,愿熔炉之火神保佑你。

  安姆笑着对劳伦说:我跟你在来的路上,在灌木丛中很不可思议的看到这个夏天提前开出一株恰西花,可能是主的意愿,就叫恰西吧。

  劳伦一路感谢着把她送过了黑暗森林。

  萝格峰,雄伟而韧拔,远远望去浑厚孤傲,像一颗站立的榛果。

  传说原本这里是一片大平原,因山神格拉雷指责大天使对暗黑破坏神的纵容使得安达利尔的邪恶力量蔓延从而荼毒着崔斯瑞娜姆的族群,一怒之下挥手撒下手中尚未到嘴边的野榛果而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却暂时变成了阻止安达利尔的爪牙黑暗猎人和沈伦巫师们侵占黑暗领地的天然屏障。

  安姆想到有一次躲在山洞里看见安达利尔腥红的长发、妖艳的脸庞和长在肩膀上的沾满族人骨碎的手臂,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加快了步伐。

  转过这个小溪,越过山涧就到营房了。安姆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一路小跑到水边,蹲下身来,喝了几口水,抬起手抹了一下嘴,站起身来看着水中的月亮和自己的倒影,对自己的身材颇为满意。扭捏了几下身姿,又蹲下来,撩起溪中的水,擦洗着藕臂和粉颈。想着自己还是个姑娘,却已经为族人接生了数十个婴孩,自己不禁得意的轻轻哼起了外婆教的苏格拉山歌。

  想起外婆死前经常和族人夸她:我们的安姆长大后是崔斯特瑞姆的第一美女呢。瞧这脸蛋儿和身子,肯定是格拉雷山神甩野榛果的时候不小心把大天使的羽毛带下来变成的。

  安姆被月光下潺潺的水流和夜莺的鸣唱感染着轻松起来,随性脱掉衣服,躺进深一点的水汪中洗起身子。

  修长的小腿和饱满的乳房在月光洒满的清澈透明水中形成一幅图画。

  安姆擦洗自己的大腿和稀疏阴毛却微涨如丘的私处的时候,想起孩子都是从这里出生,这么神秘的地方却从来没有想象以后会有什么人来抚摸。想着想着,耳根一红,顺势站起来想走出水边。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急促低沉的喘息,这声音分明不是人类的声音。

  安姆抬头一看,啊的惊叫一声跌回水中,胳膊交叉捂住迷人欲滴的乳房并下意识的夹紧着双腿。

  衣服边的石头上,赫然坐着一头白色巨大的狼。

  白狼有些焦躁般的紧盯住安姆的胴体,挪动着前爪,突然人样的站起身子,从身后拾起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远远的望去好像一枚戒指。白狼转动着戒指迎着月光发射出一道蓝色的光束,仔细一看,安姆的脑袋嗡的一声,那分明是修女阿卡拉的戒指。

  狼轻轻的踱进水中,慢慢向她靠近,一瞬间,安姆的眼泪如泉水般涌出眼眶,一种悲壮的复杂感情让她瘫在水中,仰望着天上的月亮轻轻的叹了口气:阿卡拉啊,这是你送给我的男人吗?

  五年前,当女魔头安达利尔摧残着一个又一个的城镇,将身边熟悉的瑞娜姆族人用暗黑魔法转变成沈伦魔和硬毛老鼠的时候,阿卡拉利用她微弱的魔法守护着将萝格营地,她是最后一个被阿卡拉救起的女孩,安姆看着叔叔和婶婶被沈伦巫师的法杖钉死在水井旁,她机警的闭住气息在茅草堆里躲过近在咫尺的萝格猎人,但是银灰色牛角头盔中的黑色眼神却让她一辈子难以忘却。她用了三天的时间从崔斯瑞娜姆逃进萝格营地的边缘,悲伤、饥饿和沮丧让她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最后倒在冰冷之原的残垣屋角。

  阿卡拉在萝格营地附近带领仅剩的族群采集野果的时候发现并带回了她,五年来阿卡拉修女对她宛若己出,并教她学习一些简单的咒语,如何配置隐身魔法药水。偶尔天气晴朗的时候,还带她爬上萝格峰指点哪些地方是黑暗猎人的聚集地,哪些是沈伦魔和硬毛老鼠交接的地方。还一次又一次的指点着远处劳伦的铁匠营房并忧虑的说劳伦的熔炉火神之锤之能暂时保护他的安全,如果火神之锤不在的话,那他的处境将会非常危险。

  安姆一直对阿卡拉脖子里挂着的黑树皮筋项链和项链下挂着的一枚银色中间镶着蓝色宝石的戒指好奇,而阿卡拉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安姆20岁的那天,阿卡拉对她说:孩子,现在纯粹依靠着这枚工匠戒指为我延续着魔法,而我终将老去,我要找到比我有更强大力量和潜能的人,然而这枚戒指只能传给这强大力量的人的后代才能打开宝石隐藏的咒语。你拥有聪慧的潜能,我希望这个人能和你结合,你们的下一代才能肩负起反抗安达利尔甚至暗黑破坏神的重任。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这个人,相信这个人必定可以与你般配。

  安姆一度幻想着传说中的这个男人,有时想是一个身穿银丝铠甲,骑着高头大马手握重剑的英俊圣骑士;有时又幻想他应该是一个留着络腮胡,高大威猛,浑身肌肉健硕的野蛮人后代,甚至她曾幻想过手握莹玉法杖,身材消瘦但气宇轩昂的玉面法师。

  然而,安姆怎么也不会想到,阿卡拉指给她的,竟然是一头狼。

  难道营地被掠了吗?突然安姆脑子一个激灵。而这时狼却托着一块羊皮卷,向她走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可以看到狼的毛发通体乳白,丝丝顺屡着,一点也不觉得可怕,安姆看着狼的眼神并没有那种绿色的幽毒的光芒,却散发出一种柔和和安详的气场,心中略感安慰。这时狼抬起两只前爪,将戒指放在羊皮卷上一并捧在安姆的面前。安姆定了定神,接过羊皮卷和戒指,的确是阿卡拉的工匠戒指。
  安姆心下一阵黯然,哆嗦着摊开羊皮卷,一列魔法药水溶解成的字在卷上依次发出蓝色的光芒:安德鲁,大自然的使者,化身为狼族的头领,盛载着远大的使命。孩子,接受他。勇敢的为萝格人和世界的和平——阿卡拉。

  安姆的余光扫到平静的水中突然荡起一圈圈的水波,安姆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白狼站在水里,水面下两寸的位置刚好是狼的阳具。此时由于安姆赤裸着站在水中,白狼浑身燥热,鲜红色龟头的狼具竟然怒然冲出水面并荡起一串水花。安姆羞涩的闭上眼睛,在月光下,水泊中,这披上了历史使命的女人,必将接受神的旨意,为族人的和平与狼交合。

            嗷~~~~呜~~~~

  白狼仰天对着通圆的月亮长嚎一声,惊醒了树林中的小动物和鸟儿,瞬间好像读懂了兽语,全部散开,为这个神圣又甜蜜的时刻让开自己休息的地方。
  白狼的爪子慢慢搭上了安姆的乳房,柔软的前爪肉垫摩擦着安姆粉红的乳晕,轻轻的伸出一点爪尖,突然点在乳头上,安姆立刻像触电一般浑身抖动了一下,睁开双眼。突然觉得狼的脸虽然狭长却很干净可爱,冲向她的这面反而没有一丝白毛,局部看白狼的肚皮赫然有男人腹肌般的整片古铜色皮肤。白狼口中低嚎着,安姆能够感受到白狼散发出一阵一阵的热气,白狼伸出了长长的舌头,突然低头从安姆的大腿一次舔到乳房,狼的舌头明显和人的不同,舌苔上生着一些小小的肉球一般,瞬间磨的安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酥软了。

  白狼站起来虽类似于人,但毕竟不是人,要靠近一些拥抱起来,狼头早已越过安姆的脖子,安姆感觉到白狼的两只前爪抱着她的腰,长又大的舌头在她背上舔着,她整个前身被狼的肚皮贴着,说不出的温暖和舒服,好像曾经经历过的画面。而同时狼身边和身后的白色毛发突然伸长了好多,将安姆的腰和两肋包了起来。这时白狼将安姆抱起,踱到溪边将安姆放到草地上,尾巴从两条后腿间伸过来轻轻的扫着安姆的小腿和脚心,安姆开始感到一阵燥热,体内的热血骚动起来,好像有些渴望般的看着白狼的眼睛,稀疏的阴毛在月光的照耀下,几滴水珠间赫然涌出缕缕的粘稠液体。白狼的呼吸更加急促了,低头将舌头伸向安姆的私处,温热的大长舌头卷起阴毛向两边拔开,露出了一条粉嫩的小沟。狼用有些凉凉却又柔软的鼻子顶着安姆的阴蒂,安姆浑身一颤,放松的将两腿自然伸展开来,好像期待和鼓励白狼更进一步的动作。白狼好像感受到了鼓励,前爪曲跪在地上,舌头缓缓的伸进安姆的幽蜜阴道。

  呃……嗯……安姆的私处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侵略,如蚂蚁在身上爬行一般瞬间血液杂乱的流动,脑子一阵软麻,一阵灵魂深处的快感涌向她。白狼用前爪将安姆的臀部托起,张大了嘴将舌头伸长将舌根完全进入到安姆身体里,柔软的舌头突然变硬,唯有舌尖柔软的搅动着安姆里面的肉点,这下安姆完全受不了了,但她又不能激烈的扭动臀部,因为稍有大的动作,屁股就摩到狼嘴的獠牙,有些疼痛。她只能忍着酸麻浑身的肌肉不停的抖动着,开始享受这种从未经历过的灵霄深遂的放纵带来的满足。

  哦,不要这样,快,不要,安德鲁……安姆不由的呢喃着叫出了羊皮卷里白狼的名字。

  白狼闪过一丝狡滑的戏弄眼神,抬起后臀,伸出它的狼具。

  天呐,安姆被眼前这硕大的狼具吓了一跳,明明刚才在水里的时候没有这么大的。

  狼的阳具有点类似人阳具的形状,但龟头较大,中间略窄,根部又延伸般的变粗,根部带着一些发亮的白毛,这些毛看起来明显没有狼身上的毛柔软。狼开始将它的狼具轻轻的靠近着安姆的阴部,那里早已经被狼的舌头舔的水漫金山,阴唇一张一翕的,好像一个想吐出沙子的肉蚌。

  白狼轻轻的将狼具推进蜜栈,硕大的龟头顶的安姆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这反而激起了白狼的野性,白狼毕竟不如人类懂得如何情调如何三浅一深,又或许是白狼早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它前爪抱起安姆的臀部,两只强劲的后腿蹬在草地上,开始抽送起来,安姆疼的几乎要晕了过去。然而这时,白狼的阳具奇迹般的稍稍缩小了一些,马眼处分泌出一些润滑的液体,长了脚般的迅速布满了安姆的肉洞,立时止住了安姆的疼痛并有些像花椒粉般的刺激并麻辣着安姆的阴道内壁。

  啊……安姆两只手不由的抱住了白狼的臀部,突然像被注射了罂粟汁般的浑身充满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难道是白狼分泌出的这些液体的作用?安姆早已忘记了穿银丝战甲的圣骑士和玉面法师,眼前只有这只充满了野性却又冥冥中给她熟悉和安全感的白狼。白狼口中还是发出低沉的呼啸,而舌头却不停的搅动的舔着安姆后仰的乳房,好像给一个法式圆面包上面涂抹一层牛油或蜜饯一般,安姆的上身和下身同时被白狼控制在一种欲仙欲死的神往中。白狼的每一次抽动,安姆的眼前就越发的升起对白狼的一丝迷眷,原来阿卡拉送给她的,的确是般配的男人,它不是狼,而是她安姆的男人。

  随着安姆适应了狼具,口中凌乱的呻吟着,白狼的狼具在抽送的过程中开始慢慢的放大,每次抽出的时候,带起安姆的阴蒂卷进卷出,而每次阴蒂被卷出还未卷进的时候,狼具根部的硬毛吻合的顶着安姆的阴蒂,好像针叶松扫过鬓发角的耳垂般,让安姆觉得说不出来的舒服,这舒服来自全身,从乳房到阴道还有灵魂,好像这个世界的光明就要来临了。

  白狼将安姆整个抱起,一边继续抽动,一边缓缓的踱到水中,体内骚动的热血和有些沁人肌肤的凉水形成一种截然相反的感觉,从内到外,又从外到内的冲击着安姆的灵和肉。白狼在水里抽动着,搅起了一阵阵水里的暗涌,安姆的手想张开却又怕头沉到水里,她不由的一只手揽实了白狼的后臀,一只手伸向白狼的脸,抚摸着白狼的脸颊,口中喃喃的说:安德鲁,我爱你,安德鲁,再快一点,我还想你再快一点。

  白狼读懂了安姆的骚浪表情,用力的冲刺着,安姆的阴部和白狼的腿根处相撞,和着水面激起一溅溅的水花,发出啪啪的声音,白色的根部的毛发突然向两边伸展开,露出肉色的阴囊,两粒睾丸的形状隐然若现,在水面的时候,阴囊搅动着水面与水的阻力刺激着安姆的阴蒂,同时白狼的尾巴合适的伸向安姆屁股后面的菊花蕾,有意无意的顶进去的越来越深。

  啊,我……我……安姆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浑身一阵哆嗦,一股热流蜂拥而出,她在这月光下,与白色的狼人结合,而白狼也没有恋战,猛的一阵加速抽插,浓精如水喉开闸般的一股一股的射进安姆的子宫深处。安姆紧紧的抱住白狼,菲红的脸贴在白狼的胸前,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母爱突然升起。白狼缓缓的将狼具抽出,将安姆抱回草地。蹲在安姆身边,轻轻的用前爪屡着安姆的刘海。抬头看着月亮,伸长脖子对着远处长长的嚎了一声。向是告诉全世界什么。

  而就在白狼转头回来对着安姆的一刻,安姆的肚子开始慢慢鼓起,慢慢涨大,安姆的脑子里闪过一个一个的画面,好像十月怀胎的整个漫长过程,在这一瞬间要完成。

  月亮在这时候悄悄的转过脸庞,一片云彩飞过遮住了她。

  安姆看着肚子鼓起,好像早上亚美尔的肚皮一样,一阵镇痛,没有任何准备的,她感到体内一种强大的生命从腿间要出生了。安姆下意识的用力推着体内的那团热气,

  嗷嗷~~~随着一声类似狼嚎的啼声,一个完全人样的男婴出生了。

  白狼欢喜的转来转去,轻轻的用牙咬断了安姆的脐带。用鼻子拱着男婴孩。
  除了几缕银白色的毛发,完全是一个英俊的小脸。

  安姆一天的时间经历着这样不可思议的两件事,一是自己竟然和一头狼做爱,二是竟然在交配完的几分钟内就生出了个男婴。她越发肯定阿卡拉的选择,这个男婴,将是整个崔斯瑞娜姆,甚至整个世界的依靠,他的父亲,是骄傲的狼族首领安德鲁,这个男婴就叫德鲁伊吧。

  而这时安德鲁将羊皮卷和戒指放在德鲁伊的身边,突然将安姆抱起放在后背,用力一跃,腾空而起,同时两条前腿后伸出一对如巨鹰般的洁白翅膀,在德鲁伊的面前盘旋了两圈,向着月亮飞去。

  安姆被眼前的这突发事情惊呆了,虽然只有几分钟,但母亲的天性所在,她回头看着德鲁伊在水边的影子越来越小,泪水随风而飞,伸长着手喊着:德鲁伊,我的孩子。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