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离夏和爸爸】(3.3-3.5)【作者:13691058106】
【离夏和爸爸】(3.3-3.5)【作者:13691058106】
字数:64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洗浴风波03

  倒退三十多年,老离曾经不止一次这样面对闺女,不过。那个时候,夏夏还不满十岁。在老离眼前。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后来年长了些,那也只是在两腿间围拢了一条遮羞物,根本没有此时此刻的模样。闺女爱粘人,可也不是爱粘着自己这个样子。老离心里乱糟糟的,显然是极度羞愧,还带着慌乱。

  离夏眼见父亲用手遮挡起下身,像个犯错后等待家长处罚的孩子,这才意识到父亲现在的尴尬模样,她羞红着脸,弯腰拾起了地上的棉质浴巾,却又在起身时。不由自主地用眼角扫了一眼父亲双手遮掩着的地方…电光火石之间,离夏的脑子里如同过虑着电影。丈夫的、公爹的、父亲的,甚至包括儿子在内,瞬间都在她的脑海里产生出来。尤其是公爹的那个大东西。离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个好东西。让自己美美的享受了八年。当然。也让公爹享受了八年自己美妙的身体。以及自己身体里面带给公爹的无限快感。看起来父亲的也和公爹的差不多。好像还常了些。如今公爹走了。自己已经一年没有尝到那种让人销魂蚀骨的滋味了。心里有些空虚。渴望着能再次尝到和公爹交媾时的那种美妙感觉。看着父亲的粗大物件。不由让离夏心里一动。产生了一种幻想。要是让父亲也和公爹一样。经常用她的那个东西。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慰藉一番。那多好啊。岂不是两个人的问题就都解决了。父亲也不用再婚了。自己也不空虚了。离夏这样想着。不由心里一笑。却又满脸通红。  自己都快四十的人了,竟还是磨不开这份羞欲难当,难道说自己到了这个年龄,生理上越发难以忍耐情欲,无法挣脱它的束缚了吗?

  「他可是我的父亲,生我养我。疼我爱我的人,我竟然会把这种想法。触及到父亲身上,真的臊死我啦。」念头徒生,离夏急忙压制起自己心底里跳动出来的奇思怪想,不知是不是低头的缘故,血往上涌,心跳加速之时。她感觉自己的脸蛋更加潮热了。反过来再想想。和老公公不是也这样吗。一开始也有很多的顾虑。非常的羞臊。后来时间久了。也就平静下来。还做了那么多正常夫妻都很少做的花样。也都不害羞了。嘻嘻。顺其自然吧离夏撇过头,把浴巾打开。围在父亲身前,见父亲比自己还要茫然无措,离夏又禁不住嗔笑起来,嘻嘻。害什么羞呀。人家又不是没看见过。小时后你还老让人家摸呢。现在又害羞了。嘻嘻。经过一番触碰,总算是把浴巾围在了父亲的身上,可眼前的凸起之物。依旧还在,随着他的动作,竟不受控制,挑来挑去的。

  「爸。」离夏乜了一眼父亲,见父亲的眼神处于游离状态,整个人虽然被浴巾遮盖住了部分身体,可站在那里。依旧不知如何是好,比自己这个女儿还要不堪,不禁娇嗔出口。喊了一句。

  老离慌里慌张地站在闺女面前,被闺女喊了一声,他越发慌乱,几乎忘记现在就该转身离开这里。他求助似地望向闺女,偏偏自己的眼睛投向的地方。又是闺女翘挺丰肥的奶子,千不该万不该…爱。看见闺女一双含妩带媚的杏眼。也在瞅向这边,老离这才意识到。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于自己,如不是自己现在这个丑态导致,何至于闹得彼此面红耳赤啊。

  嘿嘿。干笑了一声,老离正要转身,就听闺女说道。「哼。出去吧。给我张姨去个电话,回头再罚您好好给我挠挠痒痒。」,女儿家的羞媚之态。宛若当年年轻时的老伴,只不过斯人已逝,每每见到自家闺女,他老离的心里。便会不由得触动心弦,难免会多瞅瞅、细看看,似乎这样,就能让那渐行渐远的身影。留在心底里多一些。

  上了年纪的人,这种心态虽然经过了人世变化,不再忧伤,可谁说一世的情感。说淡就淡呢!尤其身边总披着暖融融的小棉袄,贴近她。不也就等于全了老伴的念想,没有了遗憾吗!

  走出浴室的那一刻,老离回头憨笑了起来,见闺女依然一脸媚笑的看着自己,他感到自己血管里流淌着的血液。持续冗长,已经处于奔涌咆哮的状态,仿佛在它怒吼时。就从来没有间断过,真想回去紧紧地把闺女楼抱在怀里。好好地亲热一番。随后老离念叨了一句。「要不要让爸爸现在就给你搓搓后背?」  这话一说出口,老离顿感莫名其妙,瞳孔放大的同时,眼睛就追寻着闺女的身体。开始游离不定起来。在荡起了一室温香的暖房里,你叫老离无动于衷,这似乎不合情理,何况闺女的身子。就娇俏地站立在他的眼前。对他调皮的媚笑着。似乎也在鼓励着他。好像在对他说。来呀。女儿等着你呢。快来抱紧女儿的身体。好好蹂躏蹂躏吧在春光随处可见的盥洗室门口,带着暧昧,老离在闺女的身体上。又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似乎刚才那一番尴尬过后,让他的身心经过了磨炼,自家闺女的身子。给自己这个当爹的看看。摸摸。甚至于搂搂抱抱。也似乎并无伤大雅。
  见父亲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明亮,嘟起了小嘴。离夏瞪了父亲一眼,随即想到了什么,便又忍不住痴笑了起来,她冲着父亲摆了摆手道。「快去叫您外孙来吧,他一定等急了。也该轮到他了。」这话带着魅惑,听起来似乎让人心里充满了无穷的幻想,荡漾在老离的耳边,虽然裤裆里。嘟噜着的尴尬依旧,他也不得不出去了。不让外孙真的闯进来。那可就。嘻嘻。走出去时的脚步。却分外轻快了起来。

  来到客厅,老离不好当着外孙的面。暴露出自己丑陋的样子,他调整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保持放松,来到外孙所在的卧室门口,朝着正玩游戏的诚诚喊了一句。

  小家伙听到叫自己的呼唤,一甩手中的平板电脑。便窜了出去,看样子似乎已经忍耐了很久,正巴不得赶紧跟他妈妈一块洗澡呢。随着一股轻飘飘的气息,年轻而充满了活力,老离的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外孙子小跑着冲进浴室,随着房门一声砰的响动,便彻底把客厅和卫生间隔离开来。

  紧闭的房门。阻碍了老离的视线,让他无法揣测出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就其刚刚所经历过的,里面一定是旖旎无限,让人心头不禁再次浮想联翩起来。是啊,是该轮到外孙享受这种幸福快乐,享受来自于闺女身上飘散出来的浓浓母爱情怀了。

             第三章洗浴风波04

  老离跺着步子来到沙发处,回想起闺女当初待字闺中之时,老离的心里便如同水中载浮载沉的葫芦,每每当他把眼睛扫向紧闭着的卫生间房门上时,便一上一下的再也无法安稳。时间如同白驹过隙,一晃就是好多年,如今自己都快是花甲之年的人了,本该韬光养晦陶冶情操,怎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脑子里浮现出这个念头呢?心乱之际,老离想起了手机。  「我的裤子呢?哎呀。忘在卫生间里了。」意识到自己是裹着浴巾出来的,老离拍着自己的大腿。有些懊恼地说着,洗澡的时候,裤子连同手机一起放在了盥洗室,因为兴奋过度,把这个茬儿给忘了。

  转瞬之间,老离的脸上。便又显出兴奋之色,正找不到机会进去看看呢,哈哈。这不正想吃冰。就下雹子了吗!

  老离下体肿胀着的阳具。已经消肿,湿漉漉地。垂拉在他的胯下,那种黏腻感。隔着包皮传递到脑海中,多么的需要一处温暖潮热来给他排解烦恼,可目前来看,虽然闺女的那处就近在咫尺,却无法让他酣畅淋漓的使用,难道还要用五姑娘来排解?嘿嘿。真别扭!不过。老离到是可以借着拿裤子和手机。嘻嘻于是。他蹑手蹑脚地来到卫生间的门外,隔着房门想听听里面的动静,老离是左耳倒右耳,右耳听不到,那样子就跟踩道的小偷,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浴室内。离夏丰腴健美的身体。端丽在温暖的浴缸中,在粉色调的房间里。显得更加撩人二目,如同一幅着色后的画卷,不光是被勾勒出线条的优美,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母性味道。就算是疯狂暴虐的人儿,也会瞬间被她抚平心中的创伤,安静地享受着眼前如痴如醉的美景,    「给妈妈搓搓后背吧。」离夏轻柔地呼唤着,微醺的脸蛋透着潮红,只看了一眼儿子,便坐直了身体,推动儿子的双手,把个光滑如玉的后背让给了他,那样子真说不好。到底是谁在伺候谁一起洗澡。
  老离把耳朵几乎贴到了卫生间的玻璃上,这要是让人看见了…嘿嘿紧张之中难免呼吸又急促了起来,老离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臊,可想归想,脑子里就是不受控制,想再进去看看,看看他那心尖上的宝贝疙瘩再干什么。

  老离脑子里。存在着这般古怪的念头,说白了就是人的本能欲望在作祟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实在是憋得他心里没着没落的,徘徊在矛盾之中,老离伸手触碰门把手都已经不知多少次了。

  咬着牙,老离心里一横,不就是去卫生间拿手机吗,自己的闺女又不是没看过,还怕什么。心里嘀咕着,老离的手就再次放到了门把手上,轻轻一压,根本没做敲门的动作,就把卫生间的房门给直接打开了。

  推开门之前。老离的脑子里闪现出无数个镜头,包括闺女给外孙清理身体、外孙抚摸闺女的身体、母子俩依偎在一处相互抚摸,可就是没想到里面的场景竟然是这个样子,竟然是外孙光着身子站在浴缸外面。再给同样光着上身坐在浴缸里面的闺女冲洗后背。看不见闺女的下半身。不知他穿没穿内裤  「我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难道说真的是羡慕嫉妒自己的外孙?他们是母子,就算是在一起洗澡,那也无可厚非啊,我怎么对他们胡思乱起来了呢!」暗自埋怨自己心里的龌龊,见闺女和外孙同时投来的目光,老离不好意思的笑着,张嘴说道。「我的手机忘记拿了,呵呵。」离夏摆正了身体,见父亲搓着双手。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她那俊俏的大眼不停的闪动着,内敛的精芒释放出来,水漾漾的涟漪在潮红的脸蛋上。显得极为妩媚,随后。离夏嘟着嘴巴。冲着父亲说道。「您呀,心里就惦记着我张姨了。」。

  把裤子拿在手里,老离嘿然笑了两声,眼睛在望向闺女雪白的胸脯的时候,瞳孔便瞬间放大了。水波荡漾,肥白的硕乳不停震颤,白茫茫、腻乎乎的一片肉色,简直是在诱人犯罪啊,真是越看越爱,越爱就越想上去抚摸两把,唉。都便宜给别人了。恨恨声中,老离不舍地挪动着步子,临走出房间时,他活动了一下心眼,只是顺手一带,房门便虚掩着留出了一道缝隙。

  说实话,老离这样做。并不是猜忌闺女和外孙不贵。母子之间会有什么情况呢,诚诚才九岁。阴茎虽然也能勃起。却没有和女人性交的能力。就是妈妈帮他洗洗那小阴茎。也是无可厚非的。这完全是出于人的本能,想再观赏观赏闺女诱人的身段。男人嘛,事后食髓知味也很正常。对于外孙的情况,老离的心里还是羡慕成分居多,这一刻,离响隐藏在心底里的欲望终难释放出来,便开始通过偷窥的方式来满足自我需求了刚才经由儿子一番抚弄,离夏感觉身体很舒服,这种感觉朦朦胧胧,尤其是父亲洗过身体前脚刚走,那一刻,对于离夏来说,情迷在惬意之中,异样的感觉一直在心里飘荡着。

  父亲二次进来寻摸裤子,说是打扰了自己的沉思,也是也不是。在读懂了老人的心理之后,离夏完全能够理解父亲的心思。曾几何时,父亲身上表现出来的样子。跟公爹毫无二致,只不过父亲相对于公爹来说,没有他那般急躁。

  收拢了心思,离夏脸上带着笑容,欣慰的同时,脑子里便过起了电影。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这眨眼的功夫。便过去了那么多年,真好似一场黄粱美梦,眼睛翕合之间。一切就都改变了…

             第三章洗浴风波05

  老离隔着门缝。看到了屋子里清洗身体的母子,但见闺女的衣服。纱裙睡衣和丝袜全都摆在那里,心里就莫名其妙地放松了下来。感觉闺女的下身。还是穿着一条内裤裤的,没有全部敞露给外孙。可是。老离的脑子里一想到女儿的内裤,眼睛瞬间就瞪大了。

  嗯嗯。闺女双腿间所穿的那条内裤,那还叫内裤吗?一条细带抻拉出来,鸡蛋大小的布头哪里包裹的住啊!想到这里,老离的眼睛在看向外孙的时候,充满了羡慕的神色,和孩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分别了。

  老离这时的心情好有一比。外孙拥在闺女身边,就好像拥有了一件极品限量版的玩具,而老离看在眼里。却只有羡慕的份,没有把玩儿的福分。眼睛不停的追逐着,期盼自己也能获得。看着诚诚的举手投足,老离的眼睛始终紧紧地盯着,当他看到外孙低下头时,自己的眼睛几乎贴在了门缝上,生怕错失了任何一个细节,与此同时,呼吸也已变得哽咽。

  夏夏的身体。岂不是被诚诚全看遍了,摸遍了。诚诚的手怎么还摸向那里。这个岁数。简直太顽皮了,就不知道回避一下吗!怎么总爱依靠着妈妈,真是没法说他了。见识过了闺女肥腴的下体,老离这个过来人。可是深谙其道。那肥隆翘耸之中的滑腻之处。以及里面温热的腔道。让人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尤其是身在水中,那根布条和布片还有个屁用啊!不都漂到了水面。把下面的东西都显露出来了吗。让快十岁的男孩子看见。会有什么想法。十岁男孩的阴茎能勃起了吧。那就应该能插到里面了。嘿嘿偷窥中,老离的心里是既兴奋又酸楚。兴奋的是,欣赏着闺女在沐浴,多么开心愉快啊;酸楚感绝对是因为来自于吃不到葡萄,徒然而生发出来的,纠结其中,心里带着深深的遗憾,偏又不能自己。

  处于患得患失之中,浴室里的情景被老离尽收眼底,虽然明知道她们是母子关系,但就是架不住心里的嘀咕,矛盾中本就荡漾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越发企盼着自己早日结束单身生活,省得终日里落得这样不上不下的感觉。

  无奈之下,老离极不情愿地蹑着手脚走到了沙发处,翻看着手机,随后给张翠华打了过去。

  打完了电话。定下了日子。诚诚从浴室里出来了。 当诚诚面向自己的时候,老离在掐灭烟头的同时,眼睛就扫到了外孙的裆下。外孙白嫩嫩的小鸡鸡。蹦得直溜溜的,还真的能勃起了。还那么硬。什么肉洞不能插进去啊。这情景绝对是受到刺激之后。产生出来的,刚才在浴室里插没插他老妈的肉洞呀。怎么还那么硬。老离醋意大增,自我施加压力的同时,从烟盒里再次抽出一根香烟,迅速地打着了火。狠吸了起来。

  呼吸略微急促,看着诚诚跑回了房间,还以为他晚上和自己一起睡呢,就在老离琢磨的时候,外孙拿着平板电脑又跑了出来,直接扎向了闺女的房间,这滋味,能让老离不羡慕吗!

  神思有些恍惚,在品味中让老离越发羡慕起自己的外孙来。不都说偷的滋味很奇妙吗,紧张中带着惶惶不安的节奏,体验着激情澎湃的过程,心里实在是麻痒痒的。远水解不了近渴,偷偷摸摸的感觉倒是聊胜于无。

  矛盾彷徨之中,老离瞅见闺女俏生生地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身上穿了另一件同样薄薄的半透明睡群。里面好像是真空的。看不见有乳罩和内裤的痕迹。也许是丁字裤吧。反正只是鸡蛋大小的布头。什么也遮不住「该是伺候夏夏的时间了。」老离心里兴奋地想着,果不其然,闺女几近赤裸着身体来到了自己的眼前。
  老离喘息着,眼睛扫视着闺女丰肥的身子,便盘起了二郎腿。忽闪着醉人的大眼睛,离夏坐在了父亲的身旁。老离见闺女坐在自己的身边,像是安慰似的,抓起了闺女的手。

  离夏瞅了瞅父亲,随即害羞的低下头来。

  过了一会。离夏又露出了笑脸,冲着父亲嗔道。「哼。您还不给我挠挠痒痒,您结婚以后啊,再要享受这样的服务。可就不知什么时候了」。

  「哦。呵呵,爸爸会一直疼你。」老离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轻抚着闺女的嫩手,示意闺女坐到自己的身前来,颤抖着轻轻地撩开了女儿半透明的睡裙,心里一突,干脆就把把闺女的睡裙完全脱下来吧,反正穿着它也和没穿差不多。脱掉以后。哈哈。里面果然是真空的。连丁字裤都没有。女儿的整个身子就直接光溜溜的坐在了老离的身前。就和老离在浴室里掉下了浴巾时一样。只不过。那时候老离是面对着闺女。现在却是闺女背对着父亲。老离看不见女儿的阴部。让离夏不至于那么害羞。两个人不至于那么尴尬「爸。你。」此时的离夏身体光溜溜一片,回眸睨了父亲一眼,脸蛋带着羞晕,只轻轻哼了一声。便顺从的让父亲脱下了自己的睡裙,完全赤裸的展现在父亲的面前。连卧室里的儿子都给忽视了。
  「爸爸疼你,呵。疼你。」看着女儿较好的裸体。老离的双手触碰到闺女温热的身体之后,便感觉自己的下体。实在是太难受了,憋得小腹肿胀不堪,让他的整个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脑海深处。回想着十多年前的场景,情欲便不受控制地左右了老离的心思,他一边抚摸着闺女的后背,一边呼吸急促,随之而来的浴巾。也从她的身体上脱落了下来。从侧面一眼看去。沙发上正坐着赤裸裸的一对男女。既看不出是父亲和闺女。也不知道他们在做着什么。不知道的。当然会以为他们在偷情。看来他们很快就搂抱在一块了。再一想。嘻嘻。女的肯定会仰面躺倒。男的则会爬到女的身上去。那还能做什么。嘿嘿。偷情。通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