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月下残烛】(01)【作者:2689627994】
【月下残烛】(01)【作者:2689627994】
字数:37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篇 夫妻緣起(前期铺垫)

  东林童年坎坷,幼而丧母,父亲是退伍军人,转业到工厂当工人,生活拮据,断弦难续。父子相依为命,好在东林是个要强的孩子。考上了公立高中的公费生,人高马大,阳光帅气,事事省心,而我们的故事也就从这里正式开始。

  东林也就是在高中认识了自己的妻子小月,二人是同班同学。东林天生健壮,也没少做体力活,是班级里的体委,加上刚毅的脸庞着实惹得许多少女动心。
  而小月,肤白貌美,身材高挑,胸头也颇有材料。长的非常女人,却偏偏是朵百合花,留着短发,穿着中性的服装。虽然是个标致的美人却一副假小子行径,还时常更换着自己的女友。

  性格古怪的她让绝大多数的女生对她嗤之以鼻,和男生厮混在一起时,又总有人向她表白,而表白者毫无意外,全都被她以非常难堪的方式拒绝。

  一来二去,小月被众人孤立。而外向洒脱却带着几分青涩的东林却难得与小月合得来,或许这便是冥冥中的缘分与天意。

  二人以哥们兄弟相称,小月除了百合女友陪伴外,剩下的时间基本都是和东林这个铁哥们在一起。时间在推移,小月依旧我行我素,貌似只对女人感兴趣。而东林,作为一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小伙子,看待小月更多的是一个让自己动心的女人,而不是所谓的哥们。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东林的心思全在这个古怪的女孩身上,而对一票暗送秋波的的怀春少女无动于衷。

  总于在一个周末,东林借和小月爬山的机会,强吻了小月。小月先是惊怒,而后仔细打量呼吸急促面红耳赤的东林,以及东林拙劣的吻技,让小月足足愣神了十几秒。因为东林是小月唯一的朋友,小月心血来潮打算给自己的哥们一点甜头。

  抱住东林,激烈的回应东林,标准而熟练的湿吻,伸出舌头扫过东林的牙齿,敲开牙齿后又将东林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口中,调皮的用力吮吸一下,疼的东林龇牙咧嘴,接着又用小嘴小口的一点一点的裹吸着东林的嘴唇,从一个嘴角吮吸到另一个嘴角,从下嘴唇吮吸到上嘴唇。

  而小月这些技巧正是从她的女友那得来的。前后持续了几分钟,突然的幸福让东林头昏脑胀,正打算立誓表白,以示真心的时候却收到了小月的两个耳光。接着小月告诫东林,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下不为例。

  一热一冷,让东林不知所措,东林不知道的是小月算是天生性冷淡,这也是她百合的直接原因,对东林的热吻基本上无感,东林也不知道小月为什么会主动热吻自己。一切都那么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后,小月貌似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真当做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照样与东林哥们相处。而东林心理有鬼,又摸不清小月心思,谨小慎微。尝到了甜头之后,东林自然不会轻易罢手,半个月后又如法炮制强吻了一次小月,这次小月直接推开东林,而东林借机表白。东林并没有如愿确立恋爱关系,但却又意外之喜,因为东林的真诚,以及小月对东林哥们之情的好感,小月提出了一个非常荒唐的约定。

  二人还朋友哥们关系,小月会每个礼拜亲东林一次,但必须在没人的地方,不许被其他人知道,同时东林不许勾搭其他女孩,而小月还可以继续拥有百合女友。

  本来这种荒唐的不平等条约东林是无法接受的,但随即而来火热的嘴唇化解了东林所有的烦恼和问题。

  二人高中时期的生活基本就是这样,每个星期都会让东林尝点甜头,只是东林越来越坏,双手渐渐不老实,总借机在小月身上游走。而小月一开始怒斥几句后,在一定尺度范围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得不到名分的东林在这种荒唐的关系下痛并快乐着。

  高中部分故事结束前有一个小小的插曲,发生在高考前的五一假期。小月父母出差,而东林抓到了机会和小月过夜。东林将小月按在床上拥吻,外界条件太过有利,四下无人,亲吻让东林意乱情迷,突然想得到小月。于是撕扯小月的衣物,粗暴的侵犯小月的身体。

  小月在挣扎和警告无效后,一个硬膝盖撞到了东林的命根上,疼的东林脸色撒白,满头大汗,翻倒在一边。

  小月简单的整理好衣物,看东林痛苦的样子也慌了神,担心真的伤到东林。询问东林要不要去医院,东林蜷缩着身体,眉毛挤到一起,表情痛苦的回答不用。
  于是小月决定亲自检查一下东林有没有事,五月天气已热,东林身上衣物不多,只有穿了宽松的运动裤,小月很轻松的将手探进了东林的裤子里,轻轻的覆盖在小弟弟上。而精力充沛的小弟弟一瞬间充血膨胀,向前来探视的小月敬礼。瞬间分泌的激素,加上这一段时间的缓和,让东林的疼痛感消失。

  这时候反倒尴尬的对小月说对不起,承认错误。小月望着脸色依旧飒白的东林,额头还有几滴刚刚因疼痛引起的冷汗,反倒有几分怜悯东林。她也了解男人都很色,而东林刚刚是一时冲动,同时也受到了不小的惩罚。于是小月又一次心血来潮,绝对帮东林缓解考前压力,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告诉东林乖乖听话,给你一些甜头,东林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这一次是小月把东林按在床上,激烈的亲吻,同时小手还在爱抚着东林的下体。接着,向上将东林的衬衫撩起漏出裸露的胸膛,舌头在不时的在东林的乳头上打圈,又时而吮吸着乳头,在两胸之间转换。而左手依旧爱抚着东林的下体,而后又转战吸吮耳根,接着脖子的两侧不断的吸吮,舔舐。小嘴每到一处,都惹的东林的肌肉不自觉的抽搐几下。

  而莫样的快感,酥酥麻麻的触电感,也从脚跟升腾,随脊柱传递到后脑,又从后脑下降到小腹,一股热流,一团邪火在小腹腹中翻滚。接着精门大开,喷射浓精,仿佛到体液从后腰流动到身前再喷射出去。东林身体剧烈的颤抖,紧紧的抱着小月,足足喷射了七八下。整个内裤里一团糟,小月的小手上也裹挟着一层精液……

  小月虽是女同,没少和女友亲热磨豆腐,性经验相较东林丰富许多。但和异性如此亲热还是头一遭,另外天生性冷淡让她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什么快感,而满手的精液让其莫名的恶心,甩开东林跑到卫生间洗漱。

  洗漱归来,东林还躺在床上,显然还沉浸在刚刚的快感。但精液早以透过短裤阴湿了外面的运动裤,形成一摊明显湿痕。

  小月天生爱干净,加上古怪泼辣的性格,对东林没有丝毫的羞涩感。让东林脱光裤子尽快处理干净,东林支支吾吾时,小月早已伸手开始扯掉东林的裤子,东林所幸推开小月自己脱了个干净,跑到卫生间洗澡,而小月中途把脏裤子丢进卫生间,并嘱咐东林先用自己的毛巾沐浴露等洗漱用品。

  男人洗澡非常快,连带着清洗脏衣服前后也就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凉好衣服。东林只好赤条条的走出卫生间面对小月,两只手还挡在裆部,糗的不行。

  小月仰面大笑,瘫倒在床上,东林恼羞成怒上前与小月扭打在一起。折腾不消几下,东林凭借体力优势便讲小月轻松压在身下。

  而小弟弟又有了感觉,足足长达十七八厘米的阴茎顶在小月的小腹上。而因为刚才的缠斗小月衣物上卷,小腹与阴茎直接接触。细腻柔嫩的皮肤让未经人事的东林不能自拔,不自觉的向前压紧挺动。

  小月皱起了眉头,东林有了前车之鉴不敢乱来,一下子闪到一边。小月叹息一声,清楚东林的想法,索性在帮他一下。

  又像第一次那样,小月匍匐在东林身上,爱抚着东林的身体,小手在下面撸动着东林的阴茎。但东林不像上一次那般拘谨,这一次双手并不老实。先是环抱小月,接着在其身上游走。时而捏捏翘臀,时而抚摸腰间裸露的嫩肉,接着又谨小慎微的试探着揉捏小月的双乳。

  小月精力全在如何让东林尽快喷射,结束任务,上手忙脚乱,一时间没能制止东林的咸猪手。而东林因为第一次的射精,根本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前后七八分钟便缴枪投降。

  再加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连续两次有限度的亲密让东林新鲜感大降,浮动的小手再难以迅速击败东林坚挺的小弟弟。

  也就十分种出头,小月见东林丝毫没有喷射的迹象,而自己的小手却酸痛不以。颇感气馁,停止了一切动作,直挺挺的趴在东林身上,责怪东林为什么不快点缴枪。

  东林一面为自己解释开脱,一面双手从小月后背深入到小月的衣服里,向上抚摸攀延,一只手越过胸罩后带直到勾住小月的肩膀,另一只手则伸到胸罩后带的下面,肆意抚摸带下的皮肤,同时指尖也在带下直接碰触到了小月乳房的边缘。双臂裸露的皮肤尽可能与小月的皮肤增大接触面积,肆意的纠缠在一起。

  而东林的无意之举,恰恰触碰到了小月身上为数不多的兴奋点。大面积皮肤接触会让小月感到兴奋,这也是小月喜欢磨豆腐的原因之一。

  突如其来的兴奋敢,让小月对东林的行为没有什么反感,内心甚至有些期待更进一步的行动,但她还没打算把身体全部交给东林。

  正在小月矛盾思索的同时,东林在厮磨小月的脸颊,一只手居然不满足已经占领的玉背,向下伸进小月的内裤,覆盖到了翘臀之上。要是小月的女友如此撩拨,小月估计早该脱光衣物纠缠在一起。

  而此时对方偏偏是自己关系尴尬的好哥们,本来打算小小的慰藉一下东林奔腾的荷尔蒙,却不料发展到如此境地。

  一不做,二不休,小月暗下决定,只要不真正的做爱,今天便与东林放纵一下。也正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看看和异性滚床单,磨豆腐是怎样的感觉。
  心计以定,小月无论是和自己的女友还是和东林亲密,一项都是主动引导的一方,此时自然不愿意让东林肆意的享受自己。她要主动权,这能很大程度上满足自己的成就感。

  于是小月推开东林,并警告他不许乱动,乖乖听话。然后关掉电灯,外面的灯光无法透过厚厚的床帘,屋子里一片漆黑。小月接着脱掉外衣和裤子,只留下内裤和胸罩。

  然后扑在了东林身上,二人绝大多数的皮肤都暴露在外,接着小月在东林身上挪移,尽可能的触及到对方更多的皮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